斯洛文尼亚环球旅行摄影师来蓉举办影展及分享

  斯洛文尼亚环球旅行摄影师马特亚斯·克里维奇以记录见长,其内容大多是关注贫困地区的风土人文、地缘政治和宗教信仰,他以独具魅力的美学视野、覆盖全球的广泛题材,获得了英国皇家摄影协会等专业机构的多个奖项。12月30日晚,马特亚斯·克里维奇做客方所成都店,分享照片背后的故事。在分享会上,马特亚斯·克里维奇告诉在场观众他曾去过全世界超过100个国家。他以道路为家,大多数时候,他带着他的相机行走在撒哈拉沙漠与喜马拉雅山脉之间。他记录了世界那些以传统、社会动荡和宗教崇拜为特征的贫穷地区。他的照片敏锐地反映了边缘世界的景象-被忽视群体的声音。由于艺术家的率直和对人的尊重,被拍摄的人物显得自发、自然、真诚,从而他们的“灵魂”得以捕获,留给观看者观察和思考的空间。

  从分享会当天开始,摄影师马特亚斯·克里维奇将在方所成都店举办为期13天的Urbanistan摄影展。当听到“Urbanistan”一词,脑海中可能会浮现加尔各答混乱的交通;曼谷充斥着霓虹灯与性的庸俗夜生活;在令人惊叹的秩序下掩藏着狂热的东京;半死不活弥漫着腐烂气息令人窒息的开罗街道;在享乐主义和上进心间迂回的里约;不可阻挡自恋的曼哈顿;涡轮消费主义的全球超市。然而,马特亚斯·克里维奇理解中的“Urbanistan”却是对这一切的反论。他的“Urbanistan”是一个诉说着存在主义、宗教、经济和地缘政治混乱的安静却又嘈杂的故事。这个故事,讲述了坚不可摧的精神和永不停歇的对生存激情的寻求。这是一组关于个人和社会群体的故事,抛开吵嚷和城市焦虑,继续寻找在不同空间和不同时间存在的核心意义。这是一个通过玩耍、祷告、传统、宗教仪式、旅行、社交,特别是作者看到并记录下的故事。“Urbanistan”是一个空间,可以让你逃离城市休息一下,任何城市。(唐莉)

  杰内,马里。非洲马里的杰内大清真寺是全球最大的黏土建筑,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一位虔诚的礼拜者正在祷告。

  瓦拉纳西,印度。这里被称为恒河边的圣城,一个小男孩正心满意足地看着自己的水牛群,而牛群正在河岸上休息。

  舒格拉夫,也门。清晨的薄雾从山谷里的小镇上升起,让Haraz山显得格外神秘。

  瓦拉纳西,印度。两位苦行僧在完成朝圣仪式之后靠在湿婆神的圣神墙根上睡觉。

  萨那,也门。这家古老的理发店位于也门首都萨那,这里的老城区有着2000多年的历史,自古就是阿拉伯半岛的交通要冲。古城在1986年就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在全球范围内享有盛誉。

  普什卡,印度。普什卡湖是印度教徒的圣湖,按照印度教传说,此湖是梵天手中的莲花洒落花瓣而化,印度教徒们相信在湖水中沐浴可以治病,甚至能洗清罪孽。前来朝拜的信徒沐浴之后,在湖岸上晾晒刚刚清洗过的服饰。

  舒格拉夫,也门。父亲拉着儿子站在宫殿的露台上,看着小镇从雾气中慢慢苏醒。

  巴姆,伊朗。2003年的巴姆地震高达8.6级,几乎将巴姆古城夷为平地,众多文化遗产都未能幸免。一位母亲正在死去的家人墓前痛苦地哀悼逝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