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有新人》高晓攀遭张国立狠批文哏相声已

  《相声有新人》四强赛高晓攀作为嘉宾献艺演出,高晓攀带来了一段文哏作品《一座城》,整个作品比较平淡,张国立老师更是被说“困了”了,而且在之后的点评环节,张国立更是一点面子都没给高晓攀留,直接说高晓攀作为一名北方的相声演员,这个贯口竟然没有让他听清,这是对高晓攀基本功的否定,对相声演员来说非常的严重,高晓攀的相声一直以情怀为主,在高晓攀被批的背后是不是文哏类的相声已经不适合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了呢?

  相声是市井艺术,起源于民间,文哏类相声源自清门,一些爱好相声的八旗子弟,比如阿燕涛,虽然已经没落了,但还能衣食无忧,而且受过教育有些文化,因为没有其他事情可做,便编了一些相对有文化内涵的相声。随着帝制的推翻,这些人就只能下海或是半下海,,文哏类的相声就这样流传到了民间。

  历史上出现过很多文哏类相声的大师,苏文明、朱相臣、马三立等等都是在文哏类相声中取得很高成就的大师,而文哏类的作品有《批三国》、《批水浒》、《对春联》、《八大文学》、《孔子周游列国》、《讲四书》、《文章会》、《大办喜事》、《学习光复道》、《西江月》《姓名学》《酒的研究》等等。

  如果把现在的相声比喻成快餐的话,那么文哏类相声就是一道色香味俱全的菜,需要用筷子一点一点的品味,文哏类相声以说为主,有一定的叙述性和文学性,但是文哏类相声太注重叙述缺少一定的趣味性,说白了就是包袱比较少,而且包袱响很难,听文哏类相声得有过日子的心,而且文哏类节目比较挑观众,得有一定的文化基础的观众最好,这也就是为什么《相声有新人》中的宋启瑜和理工哏博士的包袱感觉皮儿太厚,还没琢磨过来呢下一个包袱就来了!

  随着生活节奏越来越快,观众更喜欢直接的包袱,哪怕相声并无主线,包袱是拼接的,碎片化的,只有让观众笑了就够了,观众不关心也没时间思考你的相声是不是按照传统相声那样三翻四抖,铺平垫稳,多数观众听不来贯口的韵味,也不明白要“禁得住琢磨”的精髓,而文哏类相声在这样的背景下很难生存!

  文哏相声演员已经出现了断代,比较好的年轻演员有徐德亮、高晓攀、李寅飞等人,现在很少有人能够静下心来仔细研究相声,更多的人为了出名而在刻意的迎合观众,缺少了自己的本心,文哏相声确实已经没落了,但是还是有一批人在钻研着文哏相声,所以文哏相声还没有死